极寒中,他们守护着“雪国列车”

极寒中,他们守护着“雪国列车”

新华社哈尔滨1月18日电(记者张铎 王松 强勇)1月17日,农历小年,张猛像往常一样,一大早冒着接近零下40摄氏度的低温,从位于漠河市区的宿舍出发,来到漠河火车站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。

过了这一天,就意味着开启了“春节时间”。但张猛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天的特殊性。对他而言,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作日。

张猛今年23岁,去年9月从吉林铁道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,来到漠河火车站工作,目前是哈尔滨铁路局加格达奇车务段漠河车站的一位列车连结员。

今年,是他参加工作后经历的第一个春运。

“我之前从没来过漠河,只知道这里特别冷。”张猛说,“来了以后,每天都在户外工作,感觉比想象中还要冷。”

作为列车连结员,张猛需要在铁轨旁边工作,对列车进行编组、拆分、检查,协助列车司机调整停靠轨道等。

“列车连结员是一个高危职业。”漠河火车站副站长尚志刚说,“他们每天打交道最多的就是钢铁和石头,稍不注意,就会受伤。”

上午8点30分左右,接到上级调度部门通知,张猛需要和班组同事一道,将停靠在站台边的一辆列车移到另外一条轨道上,为即将进站的列车腾出空间。

手套、帽子、棉围脖、大头靴、棉衣、棉裤,出发前,他们先穿戴好这些“装备”,将自己里三层外三层地包起来,除了眼睛之外,身上不能有一寸皮肤裸露在外,“否则很快就会被冻伤。”

随后,张猛又将安全绳、信号灯、紧急刹车闸、强光手电筒等装备挂在腰间,与同事一起奔赴站台。

他跳上车头,用安全绳将自己挂在车厢侧面,向外探出小半个身子,一手扶着栏杆,一手拿着对讲机与司机、在列车尾部的同事保持联系。

“内燃机车的全部动力都在火车头,这一趟任务要求司机从前向后行车,将列车反推到另一条铁轨上。”张猛介绍道,“和汽车不同,火车倒车时,司机看不到后面,全靠挂在车头外的连结员向司机传递信号,告诉他们加速、减速和刹车。”

列车到达指定位置后,张猛又跳下列车,来到铁轨旁检查车头与车厢的连结状况,确认没有问题才回到了站台上。

当时气温为零下30摄氏度左右,“一波操作”下来,张猛已是满头大汗,帽子和围脖上结了一层冰霜,流在眼睫毛上的汗还来不及擦,结成了一块块小冰粒。

来不及喝水,他和同事又上了一列货运列车的车头,向站台后的煤厂开去。这次任务要求他们先协助司机将一列装满煤炭的列车推至卸货点,然后将机车与车厢分离,再将机车连结到这列火车的另一端。

站在车头,四处白雪皑皑,冷风迎面吹来,“站一会儿,浑身就冻透了。”他告诉记者,“但这还不是最难熬的,值夜班时,凌晨出任务,不管穿多厚,身体都会被冻僵。”

“可以加速、注意刹车……”他一边观察铁轨周围情况,一边提醒司机。列车到达预定位置,完成车辆分离后,张猛又沿着车厢侧面的围栏,爬到两列车厢之间,用安全绳固定好身体,使劲转动车厢顶部的止动阀门,以确保列车稳定停靠。

“拧阀门很累,因为它经常被冻住,有时一下拧不动,就得连续使劲,如果还不行,就得两个人一起拧。”张猛说。

接近上午11点,张猛和同事正式收工,回到宿舍后,赶快将已经冻在了一起的帽子和围脖撕下来,和手套、袜子一起放在暖气片上。

按照计划,他们下午还要完成两到三次任务。

“严格按照标准,做好本职工作,保障列车安全。”张猛这样评价自己的工作,“快过年了,我也想家,但是工作期间绝不能分神,必须一心一意,列车安全就在我们的肩头。”

户外寒风刺骨,候车室里却暖意融融,“虽然外面非常冷,但我们保证候车室的温度在20摄氏度以上。”尚志刚说,“还为旅客提供了24小时热水、手机充电等服务,一切都是为了让旅客舒心出行,顺利到家,过个好年。”

再过几天,张猛将踏上回家的列车,与父母短暂相聚,也许那辆车,就是他和同事们亲手连结并检查过的。

今年春节,尚志刚要在车站值班,依然不能回家与妻子和女儿团聚。

责编:俞镜淇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dfclothiers.com